共享經濟,有韌性才能可持續

2019-07-12 08:05 來源: 人民日報海外版
【中港搬家】打印

當街上的共享單車數量減少、壞車增多,當寒夜裏打車平台上顯示排隊人數達到幾百時,很多人開始懷念那段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擺滿城市街道、打車平台費用比出租車費還便宜的美好時光。

當押金監管使用成難題、乘客安全事件頻發,有人預測,以共享出行為代表的共享經濟要“凋謝”了。果真如此嗎?其實不應這樣悲觀,就像共享經濟出現時不應充滿感性的狂歡一樣。

客觀看,共享經濟的興起不是一時風潮,而是信息技術革新和公眾消費理念升級更新的產物。在共享經濟起源地美國,“共享”領域還在不斷擴大。在中國,共享經濟發展時間雖不長,但伴隨“互聯網+”的快速推進,其在創新應用、服務深化、制度整合探索等方面發展迅速。隨着5G、人工智能、自動駕駛等新技術不斷應用,再加上相關平台在精細化運營管理方面逐漸找到清晰方向,相信共享經濟會走出暫時困境,迎來新的發展機遇。

不過,理性分析共享經濟的興起、擴張、調整過程,其帶來的教訓也值得深思。

一是對新經濟的社會評價問題。作為一種新經濟模式,共享經濟在短短几年時間裏經歷了閃亮登場、交口稱讚、黯然失色等“過山車”式的遭遇。“其興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”盛時贊之以現代化新發明,衰時毀之以製造“鋼鐵墳場”、擠佔社會資源。當“眼看他起朱樓……眼看他樓塌了”的圍觀多了,“扶上馬、送一程”的引導、“有則改之無則加勉”的勸勉自然就少了。

共享經濟誕生於大洋彼岸,但成長壯大於中國。對於這樣的創新嘗試,我們應該特別關照,呵護其健康成長,該澆水時澆水,該剪枝時剪枝,在全社會夯實提倡創新創業的沃土,營造包容創新創業的氛圍。要創造一種理性、健康、積極的社會評價模式,構建一系列各方廣泛參與的系統性的信用機制,以促進各種新經濟模式得以萌芽、度過陣痛、趨於成熟。

二是創新和監管的協調問題。一切創新活動,尤其是與互聯網相關的創新嘗試,其創新發展總是領先於相關法律法規的制訂,容易導致“一放就亂、一管就死”局面的出現。

創新無止境,應該遵循市場規律,給企業試錯機會,這毋庸置疑。不過,對於創新實踐,相關監管工作也應及時跟進、積極探索,實現監管方式、體制機制創新的同頻共振。現在回過頭來看,至少對於共享經濟,相關監管創新還有很大成長空間。比如,在涉及共享經濟方向性、總體性的把控上,監管手段可以更有彈性;但在涉及乘客人身安全、財產安全、信息安全等底線性、原則性問題上,監管部門應毫不妥協,劃出紅線,一旦有人觸碰則嚴格執法。

三是培育新經濟模式的韌性。很多新經濟都是從無到有,在市場競爭中容易處於弱勢地位,應該優待、呵護。但呵護不等於溺愛。養在温室裏的花朵往往難耐自然的風吹雨打。對待共享經濟也是一樣,資本蜂擁而至、輿論過於吹捧,導致共享經濟在技術創新、運營管理尚未完全成熟時就開始盲目擴張,導致最終黯然出局。

要培養共享經濟的韌性,就要在這些導致其先天不足的地方下功夫。一方面是技術。不斷出現的新技術能夠驅動共享經濟完善模式、彌補問題,並帶來新的應用場景和可能性。另一方面是運營。盈利模式是共享經濟必須探索的問題,因為這是其生存和可持續發展的基礎。比如在增強服務便利性、用户黏性等方面,各平台要做的功課還很多。

放眼今日之中國,創新發展的熱潮方興未艾,風險挑戰也相伴而至。在中國經濟接續換擋、科技變革迭代成長的大背景下,像共享經濟這樣的新經濟模式必定還會不斷出現,只有理性應對,方能讓各種新經濟長得出、有韌勁、能成熟。(彭訓文)

【中港搬家】 責任編輯:雷麗娜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 頂部